欢迎大家光临!!!
卷首语
凤凰语录
全球资讯
中国观察
香江评论
城市直通
特别关注
决策者
风云对话
公共安全
未来报告
商业指数
榜单评析
城市印记
凤凰游
我的城市
走读中华
连城诀
城市画语
城市论坛
城市微博
凤凰大交通
城市变迁
·  城市养老出路何在 38137
·  城市规划助推蒙城崛起 34053
·  变电站辐射冲突质疑规 29899
·  聚焦美国四大唐人街 23016
·  城市 不要将爱遗忘 17702
·  三大洲“唐人街” 一 16812
·  名宅依旧 倩影不再 15909
·  华盛顿 镜里的现实世 13823
·  内地“农二代”就业状 12771
·  新加坡充足供电之道 10518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榜单评析 >> 详细内容
须确保更充裕的优质公共产品——评析内地城市生活质量排行榜
来源:ifengcity   发布时间:2012-2-6  阅读:3730

□ 江苏省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城市榜单”课题组 执笔 刘剑

    要想尽快改进中国的城市生活质量,除了经济的持续发展之外,还应当不断提升城市的公共服务尤其是政府公共服务水平和能力,确保更充裕的优质公共产品,同时,不断提升对城市市民各种基本权利尤其是民生权利的保障和维护水平。

    “我是临时工,他是领导。我月薪2000,他月入20万,我们人均月收入10.1万;我的宿舍10平方米,他的别墅290平方米,我们人均住房150平方米;我一餐8元,他一餐8万,我们人均每餐4万元;我有80元的单车,他有80万的奥迪,我们人均40万元的座驾……谁还敢说中国人生活质量不高?”这条在微博上广为流传的“人均体”段子在某种程度上说明,统计数据有时是会“说谎”的。

    前不久,中国社会科学院和首都经贸大学联合发布了2011年《中国城市生活质量指数报告》,根据生活水平、生活成本、生活改善、生活便利、生活环境等五大类指标,对全国30个省会城市(拉萨因数据收集不全未列入总体排名,调查不含港澳台地区)的生活质量状况进行了系统评估,产生了“中国城市生活质量排行榜”,其中前10名城市依次是广州、上海、南京、银川、呼和浩特、合肥、石家庄、北京、长春、福州。

    该排行榜一发布,就遭到了社会上类似“人均体”式的质疑。有人认为,由于贫富悬殊,这些统计数据并不能反映出城市生活的真实状况。还有人对排名次序产生了质疑,如“人间天堂”杭州和“天府之国”成都是中国人心目中的生活品质之城,也是国际上知名度较高的“东方休闲之都”,但两者都无缘榜单前10名;再如,广州上海分列前两位,而同为一线城市的北京则位居银川、呼和浩特、合肥等城市之后仅列第8。

    诸多质疑不禁让人产生疑惑:用数据来测度生活质量的高低是否准确?正如“人均体”所表明的道理一样,冰冷的数据并不能代表民众的真实感受。生活质量的高低,是市民的一种感受,一种情绪,是居民个体基于对自我现状的满足感,而这种满足感很难被量化。关于城市生活质量的高低,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只有生活在这座城市中的居民才有发言权,而专业学术机构通过数据测算得出的排行榜,到底有多少说服力呢?

    质疑:数据和样本需要更加客观科学

    2011年中国城市生活质量排行榜表明,虽然中国经济总量已位居世界第二,但城市生活质量整体较低,高速的经济增长与居民生活质量水平之间存在的巨大的反差,高通胀率、高房价、低社保水平、快生活节奏等是致使居民主观满意度偏低的关键因素。在致力于改革以GDP为核心的政绩考核体系、建设服务型政府的当下,该排行榜具有一定的社会意义。但是,社会上对该排行榜的指标和数据来源还是存在一些质疑。

    第一、指标选取的科学性。此评价体系涵盖了生活水平、生活成本、生活改善、生活便利、生活环境等五大类几十项指标,但这些指标并不能全面体现丰富多彩的城市生活,也不能客观刻画出城市居民的生活质量。举个例子,评价体系中以人均GDP指标来衡量城市的生活质量,这并不是十分准确,应该附加上“居民支出占收入的比例”,或“恩格尔系数”,即食品支出总额占个人消费支出总额的比重。根据恩格尔系数的含义,一个城市越穷,每个市民的平均收入中(或平均支出中)用于购买基本食物的支出所占比例就越大,随着城市的富裕,这个比例呈下降趋势。比如在上海,假如人均收入1万元,但食品、交通、住房等必需性的生活支出差不多也要1万元;而如果在成都,人均收入5000元,但必需性的生活支出却只有3000元。那么哪一个城市生活质量更高呢?

    退一步说,即使构建出涵盖城市生活质量方方面面的指标体系,但各因子之间如何组合、如何相互作用从而影响城市生活质量,对于不同的城市应当存在不同的作用模式,就好比最简单的给指标赋权重,每个指标的合理“加权值”应该是多少,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

    第二、数据来源的可靠性。众所周知,数据的准确性是决定最终评价结果是否科学的主要因素,此项研究的客观指数采用的是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数据,应当说是可靠的。但由于该排行榜推出时,2010年度相关数据尚未发布,所以此项研究采取的办法是“调取2007—2009年各城市的相关数据,再推导出2010年的数据”,显然通过推导而获取的数据不够严谨。

    第三、调研对象的代表性。此项研究构建了主客观的评价体系,主观分占40%,客观分占60%。其中,主观感受是通过对市民的调查获取,具体方法是通过计算机随机生成每个城市的固定电话号码,然后进行电话调查,此项调查进行了1个月,全国一共拨打了7万个电话。由于受访者的主观感受占40%的比重,很大程度上会左右整体结果,但不难发现此种调研方法存在两大问题。一是抽样调查的样本容量偏小,样本代表性略显不足。30个城市7万个调研电话,平均每个城市2300多个调查样本,然而这30个城市都是拥有着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人口,根据百分之一的抽样率,每个城市至少需要上万的调查样本,目前每个城市平均仅有2300多个市民的感受,显然不够全面。二是电话调研难以保证调查对象的覆盖面,由于目前省会城市普遍房价较高,许多外来打工人员和新就业的白领人员更多的是租住住房,固定电话不是必需品(手机更为方便实用),基本上不安装。因此,通过拨打居民固定电话的方式进行调研,便很难覆盖到外来打工人员及新就业的白领人员,这也影响了调研结果的科学性。

    建议:增加公信力,关注弱势群体

    针对上述质疑,我们对中国城市生活质量排行榜提出以下三个建议。

    第一、增加研究的公信力。此项研究指出了经济增长背后存在的“两大反差”:一是高速的经济增长与居民生活质量水平之间存在反差;二是居民实际生活质量与居民主观感受之间存在反差。其中,关于第一点反差是目前现实存在的问题,但关于第二点反差,则并不一定正确,某种程度上是市民对排名结果的不认可,一个典型的案例是南京市。在该排行榜中,南京的生活质量排名是第3,但客观排名和主观排名相差甚大。南京的“生活改善”客观指标是排第5,但主观满意度是排第20位;“生活成本”客观指标排第5,但主观满意度排第22;“生活环境”客观指标排第4,然主观满意度则排第14位。南京的“客观指标”得分都比较靠前,但“主观指标”成绩并不是很出色。可见,对于南京最终排名第3,南京市民并不怎么认可。

    因此,该研究的首要任务是如何增加公信力,建议可以调整主观与客观的权重,增大主观指标比重。更为重要的是要让公众参与到整个研究过程中来,通过与公众的有效沟通,第一时间避免不必要的质疑。例如,将城市生活质量的评价指标体系、评价标准进行公众意见的征询,并根据社会舆论的反应予以调查完善,只有了解了公众关注什么,需要什么之后所做出的研究才能让公众更加信服。

    第二、专注解决实际问题。面对“首个《中国城市生活质量指数报告》”,许多媒体在报道时,都对其中的“排名”、“位次”很感兴趣,这不得不说是与此项研究所传达的主旨有关,即研究突出了“排名”。然而,纵观整个报告对我国主要城市生活质量的总体打分情况——30个省会城市中,生活质量指数平均得分仅54.49分,最高64.07分,最低49.59分。可见,所谓的“城市生活质量排名”,实际上不过是一个相当低水平基础上的“排名”,是“矮子里面拔将军”,平均得分仍是不及格的,而且最高得分也仅仅是刚刚过了及格线而已。

    对比一下全球著名咨询机构美世公司公布的“2011年全球城市生活质量调查”报告,生活质量排前25名的都是欧美城市,亚洲城市中,新加坡排名最高,居第25,而香港排70,上海和北京仅列第98和114名。在此等总体格局下,该报告与其看重、计较这些国内城市的具体排名、位次,还不如进行一下反思:在经济持续高速发展的今天,国家经济总量已居世界第二的背景下,我们的城市生活质量为什么总体上仍然如此不高?

    其实这个问题还是可以找到一些突破口的,零点公司2011年初公布的“2010年度公共服务公众评价指数”显示,2010年中国公共服务总得分只有67.8,其中社保和就业的公众评价分别是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二。《福布斯》推出的2010年全球税负痛苦指数排行榜中中国名列前茅,研究显示,中国宏观税负已超过34%,接近高福利国家税负水平。但与此同时,中国用于基本民生方面的公共投入占GDP的比例极小,是世界上最低的国家之一。中国行政成本长期快速增长,支出比例不仅远高于欧美发达国家,而且高出世界平均水平25%。

    由此不难看出,要想尽快改进中国的城市生活质量,除了经济的持续发展之外,还应当不断提升城市的公共服务尤其是政府公共服务水平和能力,确保更充裕的优质公共产品,同时,不断提升对城市市民各种基本权利尤其是民生权利的保障和维护水平。但是,关于以上所谈论的具体问题,此次研究涉及的并不多,也未能给出建设性的意见,而面上的结论较多,诸如“公众对城市生活质量满意度一般”、“大城市生活成本满意度普遍较低”等,总体感觉比较“虚”。比如,银川的生活节奏舒缓,北京的生活节奏超快,这些早已是路人皆知的常识,不需要专业学术力量大动干戈地研究解释。

    第三、关注弱势群体。如前所述,此项研究的评价体系存在着通用性不足、针对性不强等有争议的问题,而指标的权重确定更是仁者见仁,建议能够参考国际上其他类似的指标体系,并根据国际通行的绩效评估理论,融合成大的指标库,再根据国内实际情况对指标进行初步筛选,形成新的指标库,然后与城市具体问题相关联,并通过公众参与征求公众意见,最后形成科学的评价指标体系。在数据获取方面,对于客观数据,应当保证统计口径的一致,并坚持以权威统计数据为准,建议可以把收集的数据建立成数据库。对于主观的调研数据,可根据具体情况,有针对性地完善抽样方法。比如,在做调研计划时不妨问一下,城市优良的生活质量是提供给少数人还是多数人?本地户口可享受,流动人员是否也可以?不能将调查只限于那些能够享受到服务的人,更应该把没能享受到服务的人群纳入调查范围。

    我们希望中国城市生活质量排行榜能够在今后的研究中更加关注城市弱势群体。因为,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并不是看这个城市对强者的态度,而是要看其对弱者的态度。相较于一个城市整体上的生活质量指数,我们希望调查者能把更多的目光投向城市里的弱势群体,着重看看他们的生活质量指数究竟如何,然后以此映射到城市层面。某种程度上,这样做也许更容易获得“标尺”意义和“范本”价值。

    2011年中国城市生活质量排行榜

排名

城市

分数

1

广州

64.07

2

上海

60.05

3

南京

59.49

4

银川

58.23

5

呼和浩特

57.61

6

合肥

56.42

7

石家庄

56.27

8

北京

56.23

9

长春

56.01

10

福州

56.00

11

杭州

55.78

12

沈阳

55.51

13

济南

55.45

14

成都

55.08

15

南宁

55.07

16

郑州

53.50

17

南昌

53.43

18

重庆

53.14

19

海口

52.44

20

天津

52.16

21

长沙

51.99

22

西安

51.94

23

昆明

51.93

24

兰州

51.87

25

贵阳

51.67

26

哈尔滨

51.54

27

武汉

51.36

28

太原

50.67

29

西宁

50.11

30

乌鲁木齐

49.59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独家授权运营/出品机构 凤凰城市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福中福文化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
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苏ICP备11032503号  网络支持:南京万和飞扬网络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