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大家光临!!!
卷首语
凤凰语录
全球资讯
中国观察
香江评论
城市直通
特别关注
决策者
风云对话
公共安全
未来报告
商业指数
榜单评析
城市印记
凤凰游
我的城市
走读中华
连城诀
城市画语
城市论坛
城市微博
凤凰大交通
城市变迁
·  城市养老出路何在 38137
·  城市规划助推蒙城崛起 34053
·  变电站辐射冲突质疑规 29899
·  聚焦美国四大唐人街 23016
·  城市 不要将爱遗忘 17702
·  三大洲“唐人街” 一 16812
·  名宅依旧 倩影不再 15909
·  华盛顿 镜里的现实世 13823
·  内地“农二代”就业状 12771
·  新加坡充足供电之道 10518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榜单评析 >> 详细内容
人类三次重构城市理想 中外宜居城市榜单评析
来源:ifengcity   发布时间:2011-7-21  阅读:3519

今年2月,英国《经济学人》杂志信息部公布了最新的《全球宜居城市报告》。在对全球140个主要城市的评比中,加拿大的温哥华名列第一,这已经是温哥华连续第五年蝉联榜首。澳洲的墨尔本夺得亚军,榜上前十名几乎由澳洲和加拿大的城市垄断。中国最宜居城市是香港,排名第31位。内地城市中有8个城市入选,北京居首位,天津及苏州紧随其后。其他5个入选城市为上海、深圳、广州、大连及青岛。(见下页表一)

与此同时,新浪乐居也公布了“2011年中国十大宜居城市”的评选结果。通过网络投票的方式,从2011年3月5日到3月25日,共收到了全国各地网友投票306242张。评选结果显示,排在前十的城市依次为厦门、台中、大理、威海、成都、大连、泉州、包头、青岛、杭州,而“北上广”三大一线城市总共仅收到0.9%的投票。(见下页表二)

上述两个排行榜的结果截然相反。一个用大量数据指标论证,香港、北京、上海、广州位列最宜居城市之列;另一个用网民的直观感受投票,香港、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位列末位。

其实,关于“宜居城市”的排行榜可谓五花八门,层出不穷。除了上述两家外,具有一定影响力的还有中国城市论坛的《中国城市品牌价值报告》、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中国城市竞争力蓝皮书》、北京零点调查公司和《商务周刊》发布的《中国公众城市宜居指数报告》、中国城市竞争力研究会发布的《中国城市生活质量报告》,以及各大媒体网站进行的大大小小的网络投票排行榜。

面对众多宜居城市排行榜愈演愈烈且数据经常冲突的现象,笔者试图从榜单解读、榜单反思、“宜居城市”的历史演变以及现状困惑等角度进行评析。

榜单解读:

硬性数据与感性认识相结合

《经济学人》杂志和新浪乐居的两个宜居城市排行榜结果大相径庭,其根本原因在于对宜居城市的评判标准不同。

《经济学人》杂志已连续十年开展此项评选,并构建了国际上较权威的宜居城市评价体系,涉及城市安全指数、医疗服务、文化与环境、教育、基础设施等5大类30项指标;综合得分在80分以上的城市被视为是“宜居城市”,50分之下就表示“不宜居”。但是这些指标还不足以全面客观地刻画出一个城市面临的主要问题。例如,目前中国民众最为关注的住房问题,在其指标体系中并未得到反映。

2007年,《中国宜居城市科学评价标准》经建设部科技司评审验收之后进入公众视野,但相关争议接踵而至,其中一个集中的争议便是“依靠数据的评价总是有其局限性的。如果从数据上衡量,某市评上了‘宜居城市’,但市民却不认可怎么办?”

可见,寄希望于构建一套指标体系来衡量城市宜居程度,是存在缺陷的。但也有其优点,即所有城市都是在同一个评价体系之下进行的。这也避免了因信息不对称而产生的评判不准确问题,保证了在此评判体系下相对的公平与公正。

新浪乐居的宜居城市排行榜是根据网络投票得来的。网民的投票则是建立在自身感性认识的基础之上,是对平时生活中的衣食住行的切身体会。这充分彰显了宜居城市“以人为本”的基本理念,补齐了指标体系化评价标准中的民意短板。但网络投票的缺点是显而易见的,比如投票对象的非代表性、重复投票、个人主观情绪等不利影响。

榜单反思:

政府和居民谁都不能缺席

其实,如果抛开这些热闹的宜居城市排行榜本身,我们会看到其背后是有旺盛的需求做支撑的。自2005年,国务院批复的《北京市城市总体规划》中首次出现“宜居城市”的概念后,该概念立即在全国各城市产生了影响。目前,全国已经有200多个城市明确提出建设“宜居城市”的目标,同时,社会各阶层也开始自觉关注起这个现象。

笔者认为,作为城市政府,应该以理性积极的态度去看待这些排名。一方面,应当认识到任何“宜居城市”的评价结果或指标体系都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为城市政府提供决策依据或引导,可以借此全面反思城市发展中的问题,制定和完善相关政策。另一方面,一定要警惕其负面作用。因为中国城市之间差异较大,城市发展阶段也不尽相同,在某些城市取得成效的宜居措施在另一个城市不一定能够见效,而这种排名可能造成人们对“宜居城市”的片面理解,容易引发决策过程中“生搬硬套”、脱离城市实际情况的现象,从而影响城市的科学规划和建设。

作为城市居民,也应该看到排名中的积极因素。一方面,通过各种排名,市民可以更全面地理解“宜居城市”的内涵,了解自身所在城市在“宜居城市”打造方面的努力和不足,并形成舆论,激发城市政府建设宜居城市的积极性。另一方面,也能促使市民自身参与到“宜居城市”的建设当中。例如,北京零点调查公司曾做过“什么是公众眼中的宜居城市”的调查,其中在评价城市宜居性的三个一级指标中,“社区关系”得分最低,55.5%的市民不知道邻居户主的工作单位,42%的市民不知道邻居户主的名字,33.3%的市民不知道邻居家庭有几口人,甚至有10%的市民不认识自己的邻居。而这种类似邻里关系的改善问题,寄希望于城市决策者通过某些措施来推动是不现实的,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居民自身观念的转变,积极主动地投入到“宜居城市”的建设当中。

历史演变:

三代城市理想不断升级重构

1996年,“宜居城市”的概念首次被提出。当时联合国人居中心在伊斯坦布尔召开联合国第二届人类住区大会,为人类第三次城市理想重构画上圆满号——大会通过的“人居议程”明确提出了“适宜居住的人类住区”的概念。此概念一经提出就在国际社会形成了广泛共识,成为21世纪新的城市观。

但由于大会只提出了“宜居城市”的概念,并没有做出具体的内涵解释,因此,至今对于什么样的城市属于“宜居城市”并未形成统一的评价标准。重温人类城市的发展史,或许能对我们有所启迪。

在农业社会,战乱频繁,“安全”是头等大事,因此稳固的城防是一个城市宜居的重要前提。例如,17世纪的奥地利维也纳,城防坚固,奥地利人借此在1683年击退了奥斯曼土耳其的三次围攻。正因为维也纳能有效抵抗入侵者,因此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在此集聚,城市也得到了迅速发展。所以,“安全为本”是第一代城市的最主要特征,是城市宜居的根本。

随着城市的发展,经济要素开始试图主导城市发展的话语权。城市不惜牺牲部分“安全”设施,打破城防,城市从“以安全为本”时代进入“以经济为本”时代,“财源滚滚”成为了第二代城市理想。因此像机器一样高效运转的城市是吸引人的城市。柯布·西耶提出的巴黎改造设想可谓这种激进主义城市建设思维的最好例证:建筑是住人的机器,城市是经济增长的机器。

但“以经济为本”的城市发展目标弊病凸显,导致人口拥挤、环境污染、生态破坏、交通拥堵等“城市病”爆发。1898年,英国社会学家霍华德提出“田园城市”理论,标志着人类第三次重构城市理想的开始,而这个理想就是“以人为本”的宜居。

纵观城市发展史,我们可以看出“宜居城市”的雏形,融合了经济持续繁荣的城市、社会和谐稳定的城市、文化彼此包容的城市、生活舒适便捷的城市、安全保障有力的城市、景观优美怡人的城市、市民安居乐业的城市。

2300多年前,亚里士多德曾说过:“人们为了安全,来到城市;为了美好的生活,聚居于城市。”人们总是希望能够诗意地栖居城市里,但现实是残酷的。1977年,国际现代建筑协会通过《马丘比丘宪章》向世人宣称:“迄今为止,人类并没有构筑起温馨的家园,而是营造了没有生机的茔穴。工业的发展,城市的膨胀,以及强大的机械力对自然环境的加工与再加工,使得人类在观念上和生活方式上逐步疏远自然。”

困惑现状:

大城市和小城市都伤不起

虽然中国许多城市都把“宜居城市”作为城市发展目标,但现实情况是,无论是“北上广”等一线城市,还是二三线中小城市,离此目标都还有一段距离。

2005年,《北京城市总体规划》中首次出现了“宜居城市”概念。经过6年的时间,我们看到的却是北京等一线城市在民意票选中的“失意”,是越来越多的白领用脚投票,逃离“北上广”。

城市不断发展,经济实力不断提升,规模也越来越大,但问题却越来越多,“首堵”,“蜗居”、“蚁族”成了城市发展无法回避的问题。根据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发布的《2011年中国城市竞争力蓝皮书》中的“幸福感竞争力”显示:“经济发达程度与幸福感的‘倒U’趋势已经显现”。经济发展了,城市反而不宜居了,这不得不说是大城市的困惑。

逃离“北上广”,逃离大都市,来到二线城市、中小城市,似乎已形成一股小小的潮流。这不仅存在于文人、名流、富商之中——为的是找个清静之地修养身心,闭关创作,或者享受生活;也存在于为生存打拼的年轻人和城市白领中——为了调节身心,也为了寻找创业和工作机会。

据此前《中国新闻周刊》与腾讯网的联合调查显示,超过67%的人认为二线城市的综合幸福指数会高过一线城市。越来越多的都市人开始青睐小城市,“小城之春”看似已经到来,但实则背后有很多悬而未决的问题,小城市的宜居之路也有着诸多无奈。

目前中国的中小城市在各种公共设施和软环境建设上仍旧不足。内地作家余世存在鼓励并肯定年轻人应该有勇气去小地方发展的同时,也承认当前小城市在就业机会、公共设施、政府服务、官员素质、文化环境、法治、市场健全方面与大城市存在一定差距。这造成中小城市无法吸引年轻人。二三线城市只是休闲、养老的地方,年轻人需要都市生活的洗礼、培训,在大都市接受都市化和现代性过程是必由之路。

中小城市的另外一个无奈则是“宜业”。宜业与宜居一样重要,如果一个城市工作机会不多,它终究也会不“宜居”。

由于中国与西方后工业化国家发展阶段的不同,欧美国家基本上在七八十年前就完成了城市化的过程,目前三大差别——城乡差别、工农差别、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的差别基本消失。就业对于其许多年轻人来说只是体验生活,而并非只有依靠就业才能使自己生存下去,才能够享受社会的公共服务设施。但目前的中国并不是这样。由于区域经济发展失衡,大城市、特别是少数几个一线城市享受了过多的政策、资本与人才,而中小城市则普遍存在政策、资本与人才供给不足的问题,并不能提供合适的就业。

面对一线城市过于激烈的社会竞争及过大的生活压力,移居到中小城市或许是一种很不错的选择。但是,在我们的整个社会状况得到根本性改变之前,小城市的宜居之路仍然充满着无奈。

美好憧憬:

宜居是城市发展的新宣言

对于“宜居城市”,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公认的定义,也没有一个公认的评价体系和公认权威的宜居排名,但这并不影响城市对“宜居”的追求。

中国内地继北京提出“宜居城市”之后,上海也提出了“数字城市更宜居”,天津宣告“上百亿元建生态宜居城”,重庆、成都、杭州等城市也纷纷发布宜居城市的目标。“宜居”,俨然已成为了城市发展的新宣言。更为重要的是,“宜居城市”表达的是人类对第三代城市理想的追求,代表的是城市的最佳境界,唤醒的是人们对城市未来美好的憧憬,开创的是一个崭新的城市时代,重塑的是所有人的城市价值观。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独家授权运营/出品机构 凤凰城市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福中福文化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
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苏ICP备11032503号  网络支持:南京万和飞扬网络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