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大家光临!!!
卷首语
凤凰语录
全球资讯
中国观察
香江评论
城市直通
特别关注
决策者
风云对话
公共安全
未来报告
商业指数
榜单评析
城市印记
凤凰游
我的城市
走读中华
连城诀
城市画语
城市论坛
城市微博
凤凰大交通
城市变迁
·  城市养老出路何在 38137
·  城市规划助推蒙城崛起 34053
·  变电站辐射冲突质疑规 29899
·  聚焦美国四大唐人街 23016
·  城市 不要将爱遗忘 17702
·  三大洲“唐人街” 一 16812
·  名宅依旧 倩影不再 15909
·  华盛顿 镜里的现实世 13823
·  内地“农二代”就业状 12771
·  新加坡充足供电之道 10518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榜单评析 >> 详细内容
要唯“善”不唯“榜——评析中国首个城市慈善公益排行榜
来源:ifengcity   发布时间:2011-8-11  阅读:3797

□ 江苏省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城市榜单”课题组 执笔 刘剑

近期,中民慈善捐助信息中心与清华大学、香港中文大学等学术机构联合发布了中国首个城市慈善公益排行榜——“50城市慈善捐赠排行榜”。同榜发布的还有“中国慈善公益指数”体系,用来评估城市公益慈善发展水平。活动主办方希望该评价体系能成为城市公益慈善发展的指南和标准。

此次发布的城市捐赠排行榜包括了三个子榜单:“50城市捐赠收入排行”、“50城市人均年捐赠排行”和“50城市捐赠GDP占比排行”。三个榜单的数据主要来自各地民政部门2008年和2009年两年的数据。

榜单显示,在“50城市捐赠收入排行”中,北京以184511.72万元高居榜首,是中国慈善总量最大的城市(见下页表1);深圳则以人均年捐赠384.17元位列“50城市人均年捐赠排行”第一,成为中国最慷慨的城市(见下页表2);而在“50城市捐赠GDP占比排行”中,玉树以接受捐赠占当地GDP的0.27%排名第一(见下页表3)。

对于“慈善家排行榜”我们并不陌生,近几年由福布斯、胡润百富、《公益时报》、民政部等部门和机构颁布的“中国慈善家排行榜”一发布就会引起热议。但对于中国内地首个以“城市”为单元的慈善公益排行,公众还是充满了好奇:何谓城市慈善?城市慈善数据如何测算?这会对城市造成什么影响?城市慈善真的需要排行吗?

城市慈善如何测算

根据中民慈善捐助信息中心介绍,城市慈善是按照“中国慈善公益指数”体系予以测算的,即从社会捐赠、慈善组织、慈善项目、志愿服务、财政支持、慈善环境6个方面,以及规模(数量)、结构(质量)、贡献(结果)和可持续性(发展潜力)4个维度,共计36项指标,对城市公益慈善开展整体评价,总分为320分。可见,城市慈善的测算比慈善家个体的测算复杂许多。

测算结果是否科学可靠,主要取决于两个方面,一是测算的指标体系是否完善,二是数据获取是否属实。该体系所覆盖的6个方面、4个维度,36项指标,表明该体系的建构还是比较全面的,但在数据获取途径方面,则不免让人稍有疑惑。

根据中民慈善捐助信息中心工作人员介绍:“我们的数据主要来自各地民政部门2008年和2009年两年的数据。但在现实调查中,只有个别城市会细分本地捐赠、外地捐赠和境外捐赠,而大多数城市没有细分,因此慈善捐赠总额最终选择以城市接受的捐赠总额来进行,而城市捐往外地的捐款不列入慈善捐赠总额的计算。”

可见,慈善总额的统计在某种程度上与地方生产总值(GDP)的统计有异曲同工之妙,是有地域性的,捐赠到外地的钱物并没有统计在内。

关于这一点,最冤的城市恐怕当数唐山市了。在2008、2009两年内,国内灾难频发,唐山人民为感谢各地对其曾经的帮助,将大量资金外捐到受灾地区,但这部分捐赠却并不能被统计进去。因此,在此次公布的排名中,唐山市仅列“捐赠收入排名”的第38位,“捐赠GDP占比排名”的最后一位。

此外,对于“各地民政部门统计数据”的科学性和权威性也不能令人信服。一个佐证是前不久闹得沸沸扬扬的“陈光标落选慈善排行榜”事件。榜单负责人认为:“陈光标捐赠的现金和实物比较多,有些没有发票,我们很难核证其捐赠的具体额度。” 暂且不评价陈光标“高调行善”是否合适,但根据媒体的报道,在中国2010年发生的西南旱灾、玉树地震、甘肃舟曲特大泥石流等重大自然灾害的慈善捐献中,陈光标的表现依然积极出色。若仅以“捐赠多为现金和实物,核实难度太大”为由,把陈光标排斥在捐款过百万的慈善名单之外,显然是一种消极态度。

对城市造成的影响

“50城市慈善捐赠排行榜”是由国内几家权威机构联名发布,并且作为“城市公益慈善发展的指南和标准”,对城市造成的影响当然不可等闲视之。

对于任何一位具有故土情结的普通民众来说,这份排名多少会引起他们的关注,但这些关注无非是反映在论坛上的一些争执,抑或是茶余饭后的聊资,仅此而已。然而,这种以行政区作为比较单元的排名方式如果被各地政府官员,乃至一把手领导看到,又会有何影响呢,会不会引起新一轮“政绩”比拼?比如,一些地方政府为了“提升排名”给有关部门施压,而有关部门又会以行政的方式给企事业单位下达慈善指标。可想而知,如果这些假设不幸成真的话,那么慈善组织的发展、慈善环境的建设都将严重倒退,慈善的意义也将被严重异化。

这并非危言耸听。有媒体报道,早在2009年,河南某市就有以发政府红头文件的形式打造“慈善城市”之举。

现代慈善从性质来看,其本质是非官方的;从文化上讲,慈善的本质是公民出于良心的自觉。因此,慈善组织的产生、运作与发展都有自己的客观规律,公民慈善品格的形成也必须有坚实的经济基础和文化底蕴,任何出于美好愿望的“大跃进”式的刻意打造,在本质上都是有违慈善本质的。希望城市慈善排名的发布不会引发一些地方政府和城市的新一轮“政绩”比拼。

慈善是否需要排行

中国内地某网站在2008年做了以“慈善捐款需要有排行榜吗?”为主题的网络投票调查。结果显示,认为需要的比例为32%,其理由是“让社会了解那些在慈善领域做出贡献的人或企业,一方面有利于提高捐赠者的积极性,另一方面也会唤起更多人关注慈善事业”;但也有68%的投票者认为不需要,理由是“从事慈善本来就是公益的自愿的,排行榜会使整个高尚的事业显得功利性非常强,无形中也会增加攀比的意识”。

但是,取消慈善排行更像是一种乌托邦式的憧憬,而在现实中,关于慈善的排行却是愈演愈烈,此次“城市慈善榜”的发布便是在已有的“慈善家排行榜”基础上的又一突破。

2007年,《福布斯》杂志宣布不再发布中国慈善榜的排名,这是福布斯为中国富豪进行排名8年来取消的第一张榜单。当时其中文版主编周鹏对此事的解释是:“取消慈善榜是希望大家不要把眼光只盯在钱上。慈善排行榜是推动慈善事业的工具,以前设立排行榜是为了让大家关注慈善事业,现在慈善事业已经引起大家关注,所以不必再做排行榜了,应把精力放在如何做慈善事业上。”

然而时隔一年,“福布斯中国慈善榜”又赫然映入公众眼帘。可见,这种排行的背后有旺盛的需求做支撑。但是在某种程度上,这种慈善排行对目前中国慈善事业的发展是具有一定促进作用的。

相对于世界慈善事业来讲,中国内地的慈善事业目前尚处在刚刚起步阶段。根据中华慈善总会统计,中国每年的捐赠大约75%来自国外,15%来自中国的富人,10%来自平民百姓。而从捐赠占GDP的比值来看,此次排名第一的城市玉树,其接受捐赠占GDP的比值为0.27%,对比美国等发达国家持续在1.7%-2.3%的数值,仍有不小的差距,并且低于国际平均水平的0.38%。

慈善排行榜的发布的一个重要价值就在于其揭示了与世界慈善事业的差距,让市民可以了解到自身所在城市慈善事业发展的现实状况,是公众知情权的体现,并在某些方面会形成特定的公众舆论从而影响到政府决策。

任何慈善行动的前期都需要引导,特别是对于尚在起步阶段的中国,亟需建立起培育慈善家的土壤。基于此,慈善城市排行的发布就有另一层价值:引领慈善氛围建设的风向标。虽然某些城市用行政手段推行极端的“政府慈善运动”不可取,但有些地方政府举办诸如“某省扶贫济困日”、“某市社会慈善捐赠活动月”等具有宣传感染作用的活动还是应当鼓励的。

在消费时代,时尚的力量可以左右人们的生活方式,通过积极的引导,慈善完全可以成为全社会的一种时尚和流行,甚至成为一种生活习惯,不仅富人做慈善,所有人都应该有慈善意识。

如何做到唯“善”不唯“榜”

即便认识到慈善城市排行具有一定的价值和意义,但我们仍然要警惕某些个人和机构为达到某种目的而“唯榜是图”的情况。对此,一方面寄希望于排名机构能够规范自身行为,做出具有独立意见、客观公正的排名;另一方面应当做到“唯善不唯榜”,达到“心中无榜”的境界。

怎样才能做到“唯善不唯榜”,关键是将关注的重点不要停留在排行榜表面,即排名的争论上,这仅仅是看个热闹,而应当透过表象看到本质的东西。具体说来,城市慈善排行榜乍一看似乎是让人们将财富和爱心联系在一起,而排名机构仿佛是在让这种联系显得更为紧密。若我们的认识仅停留于此,就会争议“这种排名是否科学”,“慈善与金钱不应等同”诸如此类表面现象。笔者认为,我们更应该看到“捐赠占GDP的比值低于国际平均水平”、“人均捐款不足100元”的事实。为何与其他国家慈善事业的差距如此之大,仅仅是因为经济不发达吗?或者还有别的其他原因?

目前中国内地确实有一些妨碍公众行善、阻碍慈善事业发展的情况。笔者认为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慈善社团和基金会的行政化。中国内地目前的慈善团体有90%以上都是官办,即使是打着民间旗号的基金会,也与政府不无关系。但慈善社团和基金会的行政化,使其不可避免地染上了很多行政机构的官僚病,轻则无为而治,重则腐败丛生。基金会官僚病的另一症状是财务混乱,信息不公开,其不健全的治理结构,导致经手人很容易将善款中饱私囊,很多企业和个人捐完钱后都不知道最终资金的去向。本来社会公信力就不高的基金会,有的甚至还曾大曝丑闻,严重影响了中国慈善机构的公益形象。比如,近期的郭美美炫富事件就引发了公众对中国红十字会公信力的信任危机。

二是有悖捐赠文化的税法。从税收方面看,现行国家税法的相关规定对社会形成捐赠文化并无实质推进作用。在西方发达国家,遗产税数额非常高,比如美国就达到了50%,所以很多美国的公民都宁愿把自己的财产拿出来用作公益事业。而中国内地由于不存在如此高额的遗产税,所以公众就愿意积累财富,留给自己的子孙后代。

税收方面的另一个问题是减免税的问题。例如美国规定,一个企业向社会捐出善款,如果这个善款的数额超过应缴税收的10%,那么应该减免10%的税款,如果不到10%,则可以在税收里扣除已经捐出的善款。而中国在这方面的规定却只有3%,而且即使是这3%,在实际的操作过程中,还难以得到落实。

作为榜单主要负责机构的中民慈善捐助信息中心,既然有足够时间做排行榜单,是否也有时间思考下我国的慈善单位为何缺乏公信力的问题。相对于在没有发票则难以核实捐赠数额的基础上做排行,是不是可以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慈善信息公开系统的建设上,让更多的公众参与到监督机制的建设中来,这是不是更能发挥作为一个“信息中心”的作用呢。

总之,笔者认为,爱心不分大小,公益慈善不应鼓励量化和排名,尤其是以行政区划地域为单位的“城市慈善”更不该作为一个命题存在。民众、企业、机构的捐助以及爱心行为,并不完全属于必须公开的行为,并且许多爱心行为并不是都能够以“发票”的形式得以衡量与核实的。并且,在部分慈善统计缺失的前提下,利用这么一个慈善城市榜单“绑架”一座城市的爱心,有些不可取。

但是,可以预计,城市慈善排行并不会就此停止,甚至还会越来越多,所以我们自身应当做到理性客观,立足于慈善排行榜的意义和价值,唯“善”不唯“榜”,将关注的焦点不仅仅停留在榜单表面,而是着眼于更深层次的本质东西。也只有解决了榜单背后的问题,中国的慈善事业才会更为健康的发展,城市才会变得更为人性化。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独家授权运营/出品机构 凤凰城市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福中福文化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
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苏ICP备11032503号  网络支持:南京万和飞扬网络有限公司